1月22日,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决定将隔夜官方利率从3%降低25个基点至2.75%,创2011年5月以来新低。2月5日,泰国央行决定,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同一天,巴西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4.25%,创该国1999年采用通胀目标制以来的最低水平。2月6日,菲律宾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4%下调25个基点至3.75%。此外,今年以来降息的新兴市场国家还有土耳其、南非等。

  新兴市场国家去年就上演过降息潮。去年5月上旬,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接连宣布降息。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去年12月给客户的报告预测,新兴市场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还将进一步实行财政宽松措施。


  此次降息的新兴市场国家中,有的已多次降息。巴西央行本月5日是自去年7月以来的第5次实施降息。去年7月31日、9月18日、10月30日及12月11日,巴西央行各降息50个基点,分别将基准利率降至6%、5.5%、5%和4.5%。菲律宾央行行长本杰明·迪奥诺称,“降息还是越早越好,将致力于今年年内调降关键利率50个基点。”

  降息的目的在于提振本国经济。菲律宾央行表示,有充足的货币政策空间来支撑经济。泰国降息是因为政府预算的停滞,以及严重的干旱危及经济增长。泰国银行助理行长泰坦·马利卡马斯称,“降息将有助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南非经济受到矿业下滑等因素影响,南非央行将2020年与2021年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从1.4%和1.7%,下调至1.2%和1.6%,降息有助于减轻消费者负担,帮助小企业扩张,促进经济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海外确诊病例已超过300例。有的国家央行在宣布降息时提到了疫情,担心旅游、零售等行业受到影响。不过,多数分析认为,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同样是暂时的、阶段性的。战胜疫情后的中国经济强势反弹,必将为推动世界经济共同发展、高质量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以往的经验也表明,待疫情过去之后,推迟的消费会出现补偿性的恢复。泰国经济界相关人士称,疫情可能是暂时的,但这对经济造成了冲击,削减借贷成本有助于缓解私营部门的压力。

  复旦大学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尧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由于近年来中国经济规模日益庞大,相应地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越来越大,因而在全球经济复苏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可能会影响到对中国经济依存度较高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部分国家降息提振经济,有其合理性。

  王尧基指出,此次疫情暴发以来,中国的餐饮、旅游、批发零售及娱乐等行业受到严重冲击,其他许多行业也被延期复工拖累,尤其是许多中小企业资金链受到威胁。为了应对这种局面及防疫需要,近期中国央行已向市场释放了大量流动性。根据目前情况看,中国还有进一步降息降准的可能性。但作为经济体量庞大的大国,中国的货币政策当然会以我为主,而不是追随他国潮流。

  他认为,目前由于新兴市场国家出现降息潮,国际资本流出新兴市场、美元走强,这应是短期现象。事实上,美国市场股价高企、经济增长空间很有限,而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股价相对较低、经济增长空间大,因而随着疫情的好转,估计一季度后国际资本又会逐渐流向新兴市场。


仁佰策略声明: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不代表仁佰意见,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